网络化时代,师者何为口☆口口☆口

  网络化时代☆☆□□☆,师者何为

   郭英剑

   韩愈在《师说》中说:“师者☆□□☆,所以传道受口业解惑也□□☆☆。”这话用“传…口受…解”三个字简明扼要地总结了中国过去几千年来人们对待教师这一职业“究竟何为”的看法□□☆□,而这一定义无疑正在口面临挑战□☆☆。

   如今☆□□,我们身处网络化口的时代☆☆□。网络化带给世界巨大变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带动口了教育的网络化□☆☆☆☆、国际化☆□□。现如今☆□☆□☆,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口头和口一根网线□□☆☆,就可以把一个人与整个世界连结起来☆☆☆。教育的网络化口时代□☆□☆,已经大踏步地口向我们走来☆☆□。它在口口一定程度上☆☆□,使人对教师这一职业的性质□☆☆、功能与定位产生了不小的质疑☆□□☆□。

   面对网络化口时代□☆☆,我们必须思考一个问题:当学生可以通过网络口在轻点鼠标的瞬间□□☆□,一切知识口口都一览无余☆□□☆☆、几乎一切知识性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时候☆☆☆☆□,教师还怎么能够再花时间去向学生传授他们能够轻易获得的知识呢☆☆☆?

   因此□□□□,无论教师还口是学生☆□□☆□,现在都必须改变口对知识传播方式的看法☆□□□,改变对学校观念的认识☆□□☆,改变口对教师口职能的理解□☆□□☆。唯如此☆□□□,我们才能在网口络化时代的逼迫下□□☆☆□,为学校□☆□☆□、为教师☆□☆☆☆,更为学生找到各自的但又会是殊途口同归口的出路□□☆☆☆。

   站口在教师的立场上看□☆□☆,我以为网络化时代口所改变的是☆□□□☆,教师再也不像过去那样是知识权力的拥有者了☆□☆。在历史上☆□☆,学生不跟从教师学习☆☆□□,知识就有可能断代□☆☆□☆。但在今天看来□☆☆□☆,这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换句话说□☆□☆,现实不仅改变了师者的口身份□□☆☆☆,更使教师走下了神坛☆□□,其“传道受业口解口口惑”的职能也被解构□□☆□□。教师不仅要回归其普通人的身份□□☆□□,口☆口口☆口更需要与学生一道□☆☆☆,共同面对网络化所带来的现实难题☆☆□□☆。

   在网络化时代☆□☆,教师可以步入一个更大的口平口台☆☆☆□☆,口☆口口☆口进入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因此☆□□☆,教师需要在知识与真理的道路上不断思考☆☆□、不断追寻□☆☆☆□、不断追问☆□☆☆□。这☆□☆□,应该成为教口师的生活方式☆☆☆,也是当代教师在网络化时代不被历史淘汰的最佳选择☆☆□☆。

   (郭英剑☆□☆□,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大学英语系高级研究学者☆□☆☆□、南京大学英语系博士□□☆☆☆、宾夕法尼亚大学英语系博士后□□□。主要从事英美文学☆☆□☆☆、文学翻译☆□□□☆、英语教育与高等教口育研究□☆☆。主要著(译)作有《重申解构主义》《赛珍珠评论集》《全球化与文化》《全球化语境下的文学研究》《大学与社会——郭英剑高等教育文集》等☆□☆。)

本文由阳光论文网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化时代,师者何为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