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诗言志辨》看朱自清的文学批评研究法的

  试论《诗言志辨》看朱自清的文学批评研究法的论文论文摘要:朱白清在《诗言志辨》口中☆☆☆□,以“诗言志”为开山纲领□□☆☆。从文学批评的角度口论诗☆□☆□,以征引法☆☆□、定量分析☆☆□□□、以一口驭万法等方法厘清诗言志□□☆、比兴□□☆、诗教□□☆□☆、风雅正口变等命口题☆☆□。 论文口关键词:朱自清;诗言志辨;研究方法 朱自清先生口在《诗口言志辨》一书口里☆□□,以“诗言志”为开山纲领.从文学批口评的角度论诗□□☆☆☆。在明口晰诗口言志☆☆☆□□、比兴□☆☆☆、诗教☆□□□□、正变口源流时.运用征引法☆☆☆☆、定量分析□□☆☆、以一驭口万等口科口学的方口法建构篇什□□☆☆☆。使《诗言志辨》如竹节浑融一体☆☆□,屹立于口中国古典文口学批评史册中□☆☆□。 一☆☆☆、征引法 在口《诗口言志辨》之《诗言志》篇口中□□□□,朱自清先生考察《诗经》及历代诗论原著☆☆□☆,爬梳舂口秋战国时的“诗言志”说□□☆☆,对“诗”☆□□□、“志”考镜源流□□☆。“言志”的本口义口口口原口口跟“载道差不口口口多□☆☆□☆,口☆口口口☆口两者并不冲突.现时却变得和“载道”对立起来□□☆□。“诗教”原是“温柔敦厚”□☆□,宋人又以“无邪”为诗教□□□,这却口不口口口相反而相成□☆☆□☆。“比兴”的解释口向来纷元定论.可以注意的是这个意念渐渐由方法而变口成了纲领□☆☆。“正变”原只论“风雅正变”.后口口口口来口口口口却与“文变”说联口口合起来☆□□☆□,论到口诗文体的口正变☆□☆☆□,这其实是我口们固有的“文学史”的意念□☆□□。 在口《献诗陈志》一节中☆□☆☆,朱先生首先引今文《尚书·尧典》中舜的话及郑玄的注说明两件事:一是诗言志.二是诗乐不分家☆☆□。从而得出论题☆□□☆☆,进一步考据诗口与志之关系☆☆□☆。在文中朱先生引杨遇夫先生的观点:志字从心□☆☆☆,声☆☆□☆□,寺字口亦从口声口志□☆☆□☆、寺古音盖无二☆☆□。……其以…’为“志”或以“寺”为“志”.音近口口假借口耳□□☆☆。又据《左口传》昭公十六年韩宣子“赋不出郑口志”的话☆☆□☆□,说“郑志”即“郑诗”.因而口以为口口古“诗”“志”二文同用□☆□,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故许慎径以“志”释“诗”☆☆☆□□。WWw.11665.com闻口一多口先生在《歌与诗口口口》口里更进口口口一口步说口道:“志”字从“”□☆☆☆☆,卜辞…’作.从“止”下“一”☆☆☆□☆。像人足口口口停口口止口口口口口在地口上□☆☆□☆,所以…’本训停止□☆☆□☆。……“志”从“”从“心”.本口口口义是停口口口止口口口在心口口上☆□☆□。停在心上口亦可说是藏在心里闻先生口说“志有三个意义:一记忆.二口记录.三怀饱”☆□□☆。从这口里口出发☆☆☆□☆。他证明了“志与诗原口来是一口个字”□☆☆。但是到了“诗言志”和“诗以言志”这两句话□□☆☆,“志”已经指“怀饱”了□☆□□☆。 分口析口诗口与志之口口口口内在口口关口口联口后□☆□。对“言志”一词☆□□,朱先生从《口论语口》口钩稽文口献☆☆☆□。《论语》中的《公治长》篇云:颜渊☆☆☆,子路侍☆☆□☆□。子日:“盍各口口言口口口尔口志?”子路日:“愿车马衣裘与口朋友口共☆☆☆,敝之而无口憾□☆□☆。”颜渊日:“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日:“愿闻口子口口口之口口志!”子日:“老者口口安之.朋口友信之.少者怀之☆□☆。”《先进》篇记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各言其志”语更详☆□☆□□。两处所记“言志”☆□□□,非关修身□□☆,即关治国□□☆□☆,可正口口是口口口口发抒口口口口怀抱□☆☆□□。 在《礼记.乐记》载子夏答魏文侯问口乐云:“今夫古乐……:君子口于是语.于是道古□□☆☆☆。修身及家□□□。平均天下☆□□☆□。此古乐之发口也☆□□。今夫新乐……乐终不可以语.不可以道古□☆□□☆。此新乐之发也□☆☆。这里“语”虽在乐终.却还不失一种“乐语”□□☆。这里所“语”的是口乐口意.可口以见出乐以言志.歌以口口言志□□☆□□,诗以言志是口传统的一贯□☆□□☆。正是通过翔实的☆☆□、可信的口史料□☆☆□□,朱先生总结口出:以乐歌相语.该口是初民的生活方式之一☆☆□。那时口结恩情□☆☆☆□,做恋爱用乐歌□☆□,这种情形现在还常常看见.那时有所讽颂□☆□□☆,有所祈求☆☆□☆□,总之有所表示□☆□□☆,也多用乐口歌☆☆☆□□。人们生活口在口乐歌中☆□☆。乐歌就是乐语□☆□□☆,日常的语言是太平凡了.口不够郑重□☆☆□□,不够强调☆☆□。明白了口这种“乐语”☆☆□☆□,才能口明白献诗和赋诗☆□□□。 但这仅仅只是“诗言志”的第一口层口含义☆□☆☆□。在《诗言志》口篇第四节《作诗言志》中☆□☆□,朱先生说:“清代袁枚也算得一个文坛革命家.论诗也以性灵为主☆□☆☆□,到了他才口将“诗言志”的意义又扩口展了一步☆□□□☆,差不离口和陆机的“诗缘情”并为一谈□□□☆。他在《与邵厚口庵太守论杜口茶口村文书》中口说道:诗言志□☆□□☆。劳人思妇口都口可以言□☆□☆,《三百篇》不尽学者作也☆□□☆☆。(《小仓山房文集》十九)劳人思妇都口是在“言志”□☆☆,这是前口人口不口曾说口过的☆☆☆□。可是在《随园诗话》一文里口他又道:《三百篇》半是劳人思妇率意言情之事☆☆□□。那么☆□☆☆,他所谓“言志”☆☆☆□,“言情”只是一口个口口口意义了□□☆。这是将“诗言志”的意义第三次引申口.包括了“歌食☆☆☆、歌事”和哀口乐口之心朱先生由远及近□□☆☆☆。纵向分析□□□☆☆,将“诗言志”的本义☆□□。引申口口口义口口厘清☆□☆☆。同时这一诗学的古老命题.让朱先生通俗简明口的话语说清了☆□☆☆。 二☆□□□□、定量分析法□□□、 “比兴”是诗歌批评史口上口口的重要术语□☆☆□☆。此二字.尤口其是“兴”字向无口确口解☆☆□□□。朱先生对《毛传》释“兴”诸例作口精确统口计和严密考析后说:“《毛传》(口兴也的‘兴’有两个意义□□□,一是发端□☆☆□。一是譬喻;这两个意义合在一块儿才是‘兴’)”☆☆□□。“前人没有口口注口意‘兴’的两重义☆□□□□,因此缠口夹口口不已☆☆□。他们多口不敢直说兴是譬喻☆□□,想着那么口一来便与口比无别了☆□□。”他以为.所口谓“比”就是“兴以外的口口譬口喻□☆☆。” 在《比兴》篇第一节《毛诗郑笺口释兴》口中.朱自清先生对《毛诗》中有“兴也”的出现作了口统计:“兴也”共一百十六篇.口占全诗(三0五口篇)百分之三十八□□□☆。《国风》一百六十篇中有口兴诗七十二;《小雅》七十四篇中就有三十八□☆☆,比较最多;《大雅》三十一篇中只有四篇;《颂》四口十篇中只有两篇☆□□□☆,比较最少☆☆□□。《毛传》的“兴也”□□□□,通例口口注在口首口章口次旬口下☆□□□,《关口雎》篇口首章云:“关关雎鸠.在河之口口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兴也”便在“在河之洲”下但口也有在首口句或口口口三句☆☆☆、四句下的☆☆□。一百十六篇中☆☆☆□,发兴于口首章次句下的共一百零二篇.于首章句下的口共三篇☆☆☆。于首章三句下共八篇☆□☆☆☆,于首章四句下的共二篇即《汉广》□☆□、《桑柔》☆☆□☆。在精确的的数字下□□☆☆,朱先生对《毛口口传》的“兴”有结论:即“兴也”的“兴”有两个意义.一是发端.一是譬喻.这口两口个意义合在口一块儿口才是“兴” 为了能口有口更口加可靠的证据口.朱先生又对“兴”义进口一步溯源□☆□☆☆,参考劳孝舆《春秋诗话》对《左传》了然于心后的一番计算:《左传》所记赋诗□☆□☆□,见于今本的《诗经》共五十三篇;《国风》二十五☆□□☆,《小雅》二十六□☆☆□☆,《大雅》口一□□☆☆,《颂》一☆□□☆□。引诗共八十四篇:《国风》二十六☆☆□,《小雅》二十三□☆□□,《大雅》十八□□☆□□,《颂》十口七☆□☆☆。重见者均不计☆□□。再将两项合计☆□□☆□,再去其重复的☆□☆,共有一百口二十口三篇:《国风》四十口口六☆□☆,《小雅》四口十一□☆□,《大雅》十九□□□,《颂》十七□□□□,占全诗三分之一强口.可口见“诗三百”为时流行之盛之广了赋诗各篇中《口毛传》定为兴诗的二十口六□☆☆☆,引诗口中二十口一;两项合计□□☆,去重复□☆☆□,共四十篇☆□☆,占兴诗口全数三分口之口一弱☆□☆。赋诗显用口喻义的九篇☆☆☆□□。有七篇口兴诗□□☆。引诗显用喻义的十篇☆□□□☆,有五口口篇口兴诗☆□□□。 经过定量分析后□☆□☆☆,朱先生举《左传》明言喻义而与《毛诗》相合的五篇为例对兴义进行溯源 例如文公七年《传》云:宋成公卒☆□□,……口昭口公将口去群公子□☆□☆。乐豫日:“不可☆☆□☆☆。公族☆☆□☆□,公室口口之口枝叶口口口也☆☆□☆。若去之.则本根无所庇阴矣□☆□☆。葛墓犹能庇口其本根☆☆☆□。故君子以为比□□□☆☆,况国君乎!……”按《口口口口口葛蒜·序》☆□☆☆□、《传》云:《葛蒹口》王口族口刺平王也☆☆☆。周室道衰☆□☆,弃其口口口九族口焉□☆□□☆。绵绵葛墓□□☆□,在河之浒☆☆□□☆。(兴也☆☆☆,绵绵.长不绝口之貌□□☆☆□。水崖日浒口)终远兄弟☆☆□□,谓他人父□☆□☆。(兄弟口之道已口相远口矣)谓他人父.亦莫我顾□☆□☆。

   从《左传》中的引诗口与《毛诗》中比兴相互关联☆□☆□,朱先生得出:《毛诗》比兴受到《左传》的影响☆□☆□。但春口秋时赋诗口引诗□☆☆☆□,是即口景生情口的☆□□☆☆,在彼此晤对的背景下□☆☆,尽管断章取义.还是亲切易晓☆□☆,《毛诗》一律用赋诗引诗的方法☆☆□☆□,却没了那背景☆☆☆。所以有时便令人觉口得无中生有了☆□□☆☆。《郑笺》力求系统化☆□☆☆,力求泯去断章的痕迹☆□☆□□,但根本态度与《毛传》口同.所以也还不免无中生有的毛病□☆☆□。 三□☆☆□☆、以一驭万 朱自清先生在口《诗言志辨》的《诗教篇》与《正变篇》中分别阐述《诗》教在六艺之教中的地位□☆☆,及引《诗》证口《诗》教用口口途☆☆☆□,考辨《诗》教口的口渊源□☆☆,在《正变篇》中考辨郑玄风雅口正变论以至发展为诗体正变论的纵向走势 首先□□☆☆□,在《六艺之教》口中□□☆,朱先生提出“诗教”一词最早来源于《礼口记·经口解》□☆☆,而当时郑玄在《经典释文》说《诗》是六艺之教之一□☆☆☆☆。同时《淮南子·泰族》篇也论六艺之教却不同于《礼记》.但《淮南子·泰族》篇“诗风”和“上教”含混☆□☆□☆。到西口汉时.董仲舒口的《春秋繁露·玉杯》篇将六艺分为“《诗》口《书》”□☆□☆☆、“《礼》口口《口口口口乐》”☆□□、“《易口》《口春秋口口》”三科□☆☆☆□,又说“六学皆大☆□□☆,而各口口口有所口口长”.可见并不特别注重诗教和《淮南子.泰族》□☆□、《经解》篇是相同的☆□☆☆。董仲舒承用旧式六经的次序而分《诗》《书》□□☆☆☆、《礼口》口《乐》□☆☆、《易》《春秋》为口三科□□☆☆。合于传统的口发展.西汉今文学序列六艺☆□□☆☆,大致都依照传的次口第这次第的根据是六口学发展的历史□☆☆□。后来古文学口口兴□□□☆,古文学根据六艺产生的时代重新排它们的次序□☆☆。即《汉书.艺文志口》中六艺的次序为《易》☆☆□、《书》☆☆☆、《诗》□□☆□、《礼》□☆□□、《乐》☆□☆□、《春秋》□☆□☆。《诗经》口放在第三口位☆□□□☆。究其原因是西汉阴阳五行说极盛☆□□☆,汉儒本重通经致用□□□□。这正是当时的大用.大家都偏向那个方向去况且当时整个六学也多少都和阴阳五行说牵连.竭力发挥一般的政教作用□☆□☆。 其次☆□☆,在《口口著述引诗》中□☆☆☆,朱自清先生开篇口说:言语引《诗》□☆☆☆,春秋时始见□□□,《左传》里记载极多□☆□□,私家著口述从《论语口》创始;著述引《诗口》☆☆☆,也是从《口论语口口》起始☆☆□。口☆口口口☆口以后《墨子》和《孟子》也常引《诗》□☆□,而《苟子》引《诗》独口多☆□☆。《苟口子》引《诗》常在一段议论之后☆□□,作证口口断之用□□☆,也比前人口一贯□□□。苟子影响汉儒最大.汉儒著述里引《诗》也是学他的样子☆☆□,汉人的《诗口》教☆☆☆□,他该算是开山口祖师□□□☆。接着口汉人口口著述引《诗》□□☆□☆,当推刘向为口最□□☆☆。而刘向的用意无非要“使为法者章显☆☆□□,为戒口者著明”☆□□☆。再次☆□☆□,是阮元著述口口引《诗》宣扬德教□☆☆□,而且阮元只概括地举出“政治言行”.然而其口他论著引《诗》口为宣扬德教☆□□☆。朱自清先生概括为引《诗》也是断章取义的作证☆□☆,引《诗》可以说明人事如德教☆□□□☆、政治□□☆☆☆、学养也口有论天道☆☆☆□,更有引《诗》以述史口事☆□☆☆,明制度☆□□,记风俗□□□☆,明天地理 第三□☆☆,《正变篇口》由考辨郑玄风雅正变论引到用其解诗次及评诗□☆☆、作诗口再到论“文”☆☆□。按朱自口清先生口的理解:“风雅正变”是解口郑口玄《诗谱序口》☆☆☆□,说第一审乐知口政☆☆□□,第二是知人论世.第口口三是美刺☆☆□☆,最后是变风变雅□☆□□。而变风变雅的原义□□☆□☆,是孔颖达《诗大序疏》中的“达于事变口而怀其旧口俗□☆☆□,‘变’就是口达于口事口口变”而风雅正变的首创者郑玄综合审乐知政☆☆□□□,知人论世□☆☆□□,美刺.变风变雅来组成诗论系统□□□。但此口诗论系口统的支柱“正变”说未能圆口满完成□□☆☆☆。且“风雅正经”和“变风变雅”无确口切口的区口分□☆□。为此朱先生依据《口说文解字》☆☆☆、《淮南子.汜论口口》☆□□☆☆、《易.系辞传》《汉书.天文志》等著作中分析得到诗的正变在乎所美刺的政教.“风雅正经”固然“为法口口者彰口显”□□□☆☆,“变风变雅”也“为戒者著口明”综上所述□□☆☆,朱自清先口生之《诗言志辨口》□□□□,以文学批评的角度论述诗学☆□□☆。运用征口引法□□☆□□、定量分析□☆□□、以一驭万法口等方法来架构文本☆☆☆□☆。以大口量翔实的史料论证“诗言志”□□☆☆□。为中国古典文口学批评口史添一口瑰宝□☆☆。予后学口口之人以启迪.借鉴

本文由阳光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诗言志辨》看朱自清的文学批评研究法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