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故人庄》的咏菊意味的论文口☆口口☆口

  《过故人庄》的咏菊意味的论文摘要:菊花是《过故人庄》这首诗的灵魂☆☆☆。作者孟浩然神如菊花□□☆□。诗中的菊花具有隐者的超脱和人的灵性,同时繁荣昌口盛□☆□、口☆口口☆口从容不迫☆☆☆□□、口☆口口☆口大度自然的盛唐气象又使口诗人的“就菊花”恬淡自然和口不露口口口口痕口迹,其隐逸思想也口以一种彻底生活化的方式,自然而然体现出来,成为生活化的自口然意口兴的表达□☆☆□□。 关键词:《过故人口庄》;咏菊;意味 口孟浩口然爱菊□☆☆。他的田园诗中涉及到菊花的有五首,《过故人庄》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也最能体口现孟浩然的情怀的口一首□☆□□☆。《过故人庄》是孟浩然隐居鹿门山时到一位山村友人家做客所写: 故人口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筵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在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口中,菊花的出现是在非常自然的状态下发生口的,看似只是一种自然的故人之间约定,好似和口咏菊无关,可如果看看历史中真实的孟浩然,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当中那含而不露的咏菊意味了□☆☆。孟浩然四十岁进口长安,应进士口口不第,后又因“不才明主弃”(《岁末归南山》)触怒口玄宗,以至终生仕途黯淡,平生抱负难酬,于是他便将兴致彻底转向山水之间,后虽入了张九龄的幕府,或许因为口此非其志所在,时日口不口长就口又飘然而去口了☆☆□□。纵观口孟的一口生经历,虽初有入世之愿,但最终彻底走上口了出世口之路,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隐者☆□□☆☆。 由此可见,菊花口是《过故人庄》口这首诗的灵魂□□□□。wWw.11665.CO口口M口口和梅□□□☆☆、兰□□□□、竹一样,菊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着特殊象口征口意味☆□☆☆□。因为它有口百花凋谢时傲口然独放,花期过后败而不落的精神,故而被中国诗人赋予了临霜绽放□□□☆、清操独标的品格□□☆☆□。它的这种独特品性,在文人笔下被赋予了广泛而深远的象征意义,显得更口为人性化,因而也就成为了中国文人人格和气节的写照,自屈原“朝饮木兰口之坠露兮,夕餐秋口菊口之落英”,它就不断口口地被中国文人热情地歌颂着,例如,李世民(“阶兰凝口口暑霜,岸菊照晨光”)□☆□☆☆、李白(“携壶口口酌口流霞,搴菊泛寒荣”)☆□☆、黄巢(“待到秋来九口口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王安石(“黄昏风雨口打园口林,残菊飘零满地金”)□☆☆☆□、晏殊(“槛菊愁口烟兰泣露”)□□☆□☆、李清照(“人比黄口花瘦”)□☆□、文天祥(“落叶何心定口口流水,黄花无主更西风”)☆□☆□□、朱元璋(“忽与口西风战一口场,满身披上黄金甲”)□☆☆□□、曹雪芹(“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口开花为底迟?”)等人,因境口口遇和身份的不口同,对菊花寄予了各个不同的情思,使得菊花之执著☆□□☆、清傲的口形象和品格口更为美好☆□☆、丰富,而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口南山”,则使菊花具有了隐者的超脱和人的口灵性□☆☆□□。 从口隐者的定义出发,孟浩然和陶口渊明都是神如菊花的,但二者之间的区别却也显而易见□☆☆□。陶的诗多外露清寒之姿,内含清苦之意,虽自然,终有不口口平无奈,读来总给人以隐痛和惆怅的感觉,透出魏口晋时期口凄怆的气息☆□□□☆。陶诗口之口所以如口此,那是朝政时局的黑暗和自身政治理想相口矛盾造成的☆□□☆□。先是因门阀制度形成的不平等,让他口受人歧视,以致不口堪为口吏,后又分别受惑于桓玄☆□☆、刘裕,让他彻底对当时的政治绝望,故而在“怅恨独策还,崎岖历口榛曲”(《归田园居》其五)后,产生了“山涧清且浅,遇以濯口吾足”(同上)的轻松,进而产生了“漉我新熟酒,只鸡招近口局☆□□。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欢来哭夕口短,已复口至口天口旭”(同口上)的欢愉☆□□☆□。但无论是轻松也罢,欢愉也罢,其底口口色口毕竟是“怅恨”□☆☆□。 而孟浩然的诗,则让人能感受到一种从容不迫□□☆□、大度自然☆□□□☆、恬淡祥和的盛唐气象□□☆☆。在孟口诗中常多“为多口口山水乐,频作泛舟行”(《经七里滩》)☆□□、“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秋登南山寄张五》)的欢娱□☆☆□。对此林庚先口生精辟地分析了其中的原因:“六朝人的生活是隽永口的,唐人的生活是口活泼的☆□☆。前者是口深刻,后者正是浪漫与健康□☆□□。”正是这种差异性,造就了陶□☆☆□□、孟之间的本质区别□□☆。另一个原因在于二口人生活质量上的差别□□☆。陶渊明的生活无疑是清贫的,故有《咏贫口士七首》之叹和《乞食》之悲☆□□☆☆。而孟浩然的生活则是不用煎熬于肚子的问题,在他口的口一些诗中,我们可以听到牢骚和愤懑,但绝无饥寒之哀和“一旦寿命尽,弊服仍不周”(《咏贫士七首·其四》口)的凄惨☆□□☆。口☆口口☆口总之,虽然二者都是因政治的失意而彻底地走上隐逸之路,二者诗的风格在许多地方也有相似口之处,但他们对口菊花的爱是不一样的:前者爱得深沉,后者爱得从容,前者是“道”的追口口求和维口护,后者则是生活化的自口然意兴的表达□□☆□□。

  正因为如此,作者在《过故人庄》中,不加雕饰地流露出“就菊花”,也就显得异常恬淡自然口口和不露口痕迹了□□□☆。其隐逸思想也以一种彻底生活化的方口式,自然而然体现出来的,并且达到了一种神形兼备,内外统一的物我(菊我)两合□☆□☆、物我口(菊我)不分的境界□□☆☆。这正如闻一口多先生在《说唐诗》中评价的那样:“孟浩然可以说是能在生活与诗两方面足以与魏口晋人抗衡的唯一的口人□☆☆☆☆。他的成分是《世说新语》式的人格口加上盛唐诗人的风度□☆□☆。” 参考文口献: [1]游口国恩.中国文学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2]韦凤娟.悠然见南山口[m].济南:济南出版社,2004□☆☆。

本文由阳光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过故人庄》的咏菊意味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