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以意造象:文学创作中思想情感的一种外化

  试论以意造象:文学创作中思想情感的一种外化技巧的口论文

  关键词:以意造象;思想情感;文学创作;外化技口口巧口口口 口摘要:以意造象是文学创作中思想情感表达的一种外化技巧□□☆□☆,从古至今口文学家们均口普遍运用☆□☆☆□。以意口造象应口口口口讲口求“意”的新颖□☆☆、深刻;而“造象”应符合口口口口口口口事口口口物本质☆☆□□,要有象口趣和口个口性☆☆□,方能产生艺口术魅力☆☆□。

  “以意造象”□☆☆□□,是文学创作中思想情感口口的~种外化技巧□☆□,就是口作者从创作意图口出口发□☆☆□,调动自口己的生活经验□□☆,创造出适合于表达作者思想情感的形象□☆□☆□。“意”即主观口口的思口想情感☆□□,“象”即客观的人事口景物☆☆□□。《周易·系辞上》:“圣人立象以尽意☆□☆□。”…‘造象”的目的□☆□,就是口为口了表口达“意”☆□☆。有什么样的“意”☆☆☆□,就会有什么口样的“象”☆□☆。没有“意”☆☆□□□,就没有“象”☆☆□。人的思想口口情感口口是口内在的□☆☆、抽象的□☆□☆,而人事口口景物则是口外在的□☆□□☆、可感的□☆□。人的口思想情感的口表达□□□☆□,需要附载在具体的人事景物的形象上□☆□,即寓情于景☆□☆,寓情于物口等□□☆☆,才能被口人理解☆☆□、接受和引起共鸣☆☆□□,产生口口口艺术魅力□☆□☆。 一 “以意造象”☆□☆□,在古典文学创作中口口十分常见☆☆□□。 如《诗经·关雎口》中开头四句:“关关雎鸠/在河之口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描写了水鸟欢快的应和呜叫☆□□,表达了对美丽善良的姑娘的赞美之情☆□□□。“关关□□☆☆☆,水鸟叫声□☆□。王先谦口《三家诗义集口口疏》:‘《鲁》说日:关关☆☆☆☆,音和声也☆□□□。’……口《玉篇》:‘关关□□☆☆,和鸣也☆☆□□。”《集传》:‘雎鸠☆□☆□☆,水鸟☆□□□☆。”☆□□☆□,(诗口口口口中用起口口兴口口口手口口口口法☆☆□,写水鸟口的呜叫□□□□☆,是为了表达人的情口感☆□□□□。或者说☆☆□,是为了表达人的口情感的“意”□□☆□☆,才造了水鸟口的呜叫“象”☆☆☆□□。WWW.11665.cO口m 又口如杜牧的诗《长安口秋望》:“楼倚霜树外/镜天无一毫/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这是口一曲口对秋天的赞歌☆☆☆☆,赞美了远望中的长安秋色☆□□☆。“秋”是诗人要表口现的直接对口口口口象□□□☆,诗人口对秋的思想情感是要表现的间接对象☆□☆☆。诗中写诗人登高远望□☆☆,纵览长安高秋景物的全口貌□☆□□☆,并用南山这个有名的归隐之地来作衬托□☆☆,使“秋”的形☆□☆☆、神都得到了口具体的描绘□☆□☆☆,更表达了诗人心旷神怡的感受和高远澄净的心境□□☆□□。“这首诗的口口口好处□□□□,还在于它写出长安高秋景色的同时写出了诗人的精神性格☆□☆☆☆。”“秋”之高远口无口极的口景色与诗口人旷达胸怀的精神气质口跃然纸上☆☆☆□,让人心有所悟☆□□□☆。 还有李清照的词《如梦口令》:“昨夜雨疏风口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口口绿肥红口口口瘦☆□☆□。”词中对“绿肥红瘦”的描写□□☆☆,皆为表口达女口词人口暮春时口节口的感口伤情绪□☆□,“这种感伤来自她对口春光的留恋和惜别□☆☆,也是对自己青春将逝的烦闷与苦恼☆□☆。”“绿”和“红”是冷口口暖口互衬的口口两种口口口颜色□□☆□☆,“肥”和“瘦”是差异明显口的两种形状□☆□□☆,这样的描绘对比鲜明☆□☆,生动形象☆☆□☆,怜春惜花的情口感被抒发得淋口漓尽致☆□☆☆☆。 “以意造象”□☆☆□,在现当代口口文学创作中也十口分广泛☆□□。如郭沫若的诗歌《炉中煤》☆□□☆,用“黑奴口的口口外口表”□☆□☆□、“燃烧”的模口口样表达了诗人眷恋祖口国的炽热情感;袁鹰的散文口《井冈翠竹》□☆□☆,写了青翠☆□☆□□、挺拔□□☆、永不低头的井冈山的毛竹□☆☆□☆,以表现英雄的井冈山人以及亿万

  但要注意的是☆☆☆,如果没有把握事物的本质□□☆□,没有一口口定的文学修养□□☆,运用“以意造象”的技口口巧也容易带口来口三个问题☆☆☆☆。一是先人为主□☆□☆。就是在立意之后□☆□□,受思维定势的口影口口响□□☆,所塑造的形口象往往如“瞎子摸象”□☆□☆☆,先摸到什口么就以为口是什么☆☆□☆☆,只表现一个侧面☆☆□□☆,有失偏颇□☆□□□。二是口口口生编口口口硬造☆□□。就是在立意之后☆☆□□,将一些并不十分贴切的形象生拉硬扯地往上套☆□☆,七拼八凑☆□□,象个拼盘□☆☆□□,缺乏鲜活口灵动之气☆□□。三是平淡枯燥☆☆□□☆。因为先口口有口立意☆☆□☆,后有形象☆□☆☆☆,抽象的口口东西口先口于具象☆☆□☆□,掌握不好就可能导致理性过多□☆□□,感性缺乏☆□□□☆,赋予形口象的感情色彩不够☆□□□,而表达思想情感和主题思想的愿望又很强烈□☆□☆,“意”强“象”弱☆□□□,就是口平口淡口口口口口口枯口燥□□☆。所以☆☆□□,要注意“意”和“象”之间口的内口口在口口联口系□□☆☆,只有形象的塑造口贴切生动☆□□□,思想情感的表达才可能深刻感人□□□☆☆。

  口三口 那么□□☆□,怎样才能运口用好“以意造象”的写作技巧□☆□☆□,达到更好口的表达效果呢? 从“意”的方面来说□☆□,有两个要求: 一是要有新颖□□☆、深刻的口立意□□□。如丁芒的诗歌《家书》☆□☆□□,这是一封作为老军人口的父亲写口给在部口队的儿子的信□□□。没有象一般口的信那样☆□☆,写报告亲人平安☆☆□、家乡建设等老一口套内容☆☆□□,而是口口寄口给儿子“还燃着的青春口口的记忆”□☆☆☆□,“闪耀着壮岁风华的巨大口的爱情”☆☆□☆□,鼓励儿口口子口安心驻防☆□☆,不忘过去□☆☆,继承革口命的传口统☆☆☆☆□。诗歌包含着父辈的口深情☆□☆□,引人思索□☆☆□☆。父亲的“礼品”是珍贵的☆☆□☆□,特殊的□☆□,情感强烈□□☆□,寄寓了老口口一代口军人口的期望☆□□☆。诗中的“硝烟”☆□□、“刀光”□☆□、“血影”☆□☆☆□、“英姿”等☆☆☆☆□,形象生动□☆☆,如在眼前☆☆□□。诗歌口口口口口立口口意新口口口口口口颖□☆□☆□、深刻☆□□□□,能触发口人的联想和想象□☆□,引起丰富的口形口象思维活动☆☆☆,口☆口口☆口情动与中□□□,感人心魄□□☆□□。 二是口要口有深厚☆□□、强烈的思想情口感□☆☆□。如张常信的《口秋雨》□☆□,这是一首写丰收的诗□□□□□,诗人要表达口的思想情感又显然是对家乡的牵挂□☆□,是对家乡丰收景象的赞美□□□☆☆。但他不直接写抽象口的思想情感□□☆□☆,而是写“洒洒扬扬”的“中秋雨”□☆☆☆,写“家乡口口口口口的口美酒”☆□□☆、“黄黄的口谷口口子”☆☆☆、“红红的口高口口粱”☆☆☆□☆,还有口心中无比思念口的“她”□☆□☆□,以及沉浸在丰收口喜悦中的口老乡们☆□☆□□,写他们庆祝丰收的醉人场景□□☆□☆。一幅幅的画面☆□☆,象电影镜头般一幕幕地闪现□□☆□☆,表达了口诗人浓浓的乡情☆□☆☆□,思想情感深厚□☆□、强烈的☆□□,打动人心☆☆☆□。 从“造象”的方口面来说☆□☆,有三口个要口求: 一是造象要符合事物本质☆☆□☆。所造之“象”符合事口物的本质☆□□☆,才有典型性□□□☆,才具有文学的魅力☆☆□☆。鲁迅的小说《阿q正传》☆☆□□,从表口达自己的思想情感需口要口出发□□□□☆,“杂取口种种人☆□□□☆,合成一个”☆☆☆□,塑造了辛亥革命时期农民口的典型形象☆□☆☆□。阿q口渴望革命□☆□☆,却又不了解革命;他痛恨被口欺侮□□☆□☆,却又总是欺辱比他弱小的人;他对自己受到的欺口压无力改变□☆☆,就用精神胜利法口聊以自慰;他希望通过革命过得好一些☆□□,但最终只能在被判处死刑之时叹息画押的圈儿不够圆……作者通过这个形象的塑造□☆□☆,深刻揭示了辛亥口革命因脱离民众而招遭受失败的根源☆□□☆☆,阿q的愚昧及其悲剧命运亦引起读者深长久远的思索□☆□☆□。小说的形象极为真实口口生动□☆□,符合事物本口质□□☆,口☆口口口☆口表达了作者强烈的思想情口感☆☆□□,体现了深刻的主题□☆☆☆□。 二是造象要有象口口趣□☆□☆。象趣☆☆□☆□,就是口指形象应具有浓厚的情趣☆□□。它要求口用生动☆☆□、有趣的形象□☆☆,表达出某种口深刻的思想观点□□☆☆,寓情于象□□☆☆,寓理于象□□☆□☆,使读者口在轻松愉快口中获得教益☆☆☆□。所以□□☆□□,象趣既包括作者塑造口口形象时所带有的情趣趋向□□□☆,也包括读者在接受形象时所获得的审美情趣☆☆□。 当代作家高晓声在小说《陈奂生上城》中塑造的漏斗户主陈奂生□□☆□□,就是一个充满象趣口的典型形象□□□。小说通过农民陈奂生口上城的一段经历□☆□☆☆,刻画了社会处于转型时期一代农民的精神面貌和心理特征□□☆□□,具有深口刻的历史内涵☆☆□。陈奂生穷得可以□☆☆□☆,愚得可笑☆□□☆☆,却也质朴得可爱☆☆☆。他的性格口既口口充满矛盾□☆□,又浑然天口口成□☆□☆。小说尤其注重用动作描写来刻画其性格特征□☆□□。如他因生病口口睡在地上□☆☆□,被吴书记看到□☆□□,口☆口口☆口派人把他送进高级招待所休息□□□。他一觉口醒来☆☆□□,却被屋里的陈设吓得“缩成一团”□☆□☆☆,怕自己弄脏了被子☆☆□□,又怕把沙发坐瘪了☆□☆□。但当服务员让他交5元钱住宿费后□☆☆☆□,情形口就不一样了:他用花枕口口巾擦脸□☆□☆□,又不脱衣服睡觉☆□□,穿着鞋子在口口口地毯上走□□☆,用足力气去坐沙发等等☆☆□□,让人忍俊不禁☆☆□,从中了解在特定历史背景这一类农民的典型特征☆□□☆☆。 三口是造象要有个性□☆□□☆。优秀文学作品口的形象都口是独具个性的□□□☆。如《红楼梦》口中林黛玉和薛口宝钗年龄相仿☆□☆,却性格迥异;《水浒传》中武大郎和口武口口松兄弟二人□□□☆☆,外形和性格都有巨大反差;《三国演义》中刘备和曹操一为英雄□□□☆,一为奸雄;《西游记》中口唐口僧无口欲无求□□☆□☆,猪八戒却口贪口口吃贪睡☆☆□□□。又如朱自清和俞平伯都写《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但二人的写景却各有不同:朱自口清写的是沉闷□☆☆☆、暗淡的景☆☆☆,消极的口情绪□☆☆☆☆,表现了对现实的失望;俞平伯写的是朦胧□□☆、娇媚的景☆□□☆□,情绪洒脱□☆☆□☆,更多的对现实的口关口注☆□☆。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在不同的观照之下就有了不同口的图景☆☆☆□,从不同的口口角度体现出秦淮河丰富的☆□□□☆、独有口的姿态与情韵☆☆□。还有□□☆☆□,

本文由阳光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以意造象:文学创作中思想情感的一种外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