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儒、道思想与中国山水画之审美精神初探的论

  论儒☆□☆□、道思想与中国山水画之审美精神初探的论口文【论文关键词】“儒☆□□、道”思想;山水画;审美精神;静穆玄远;中庸柔口和 【论文口摘要】受口儒☆☆□☆、道思想的口浸淫□☆☆☆,中国山水画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不重形似□☆□☆,有着突出的内在口精神美□☆□□。山水画家以林泉之心对待创作☆□☆,寻找的是口精神家园□☆□。中国山水画的整体面貌有一个明显的审美特征□☆☆□,那就口是呈现出一种静穆☆□□、含蓄□☆☆□☆、玄淡☆☆□☆□、浑茫和口口中庸柔口和之美□□□,极少有浮躁口口不口安□□☆☆□、剑拔弩张的火气与刚猛之感□☆☆。 不同的民族☆☆□□□、地区☆☆□□□,必然产生不同口的文化口现象□☆☆☆,艺术是民族文化中最突出☆□☆、最活跃☆☆□☆、最深刻的口表口现形式☆□☆。作为重要画科之口一的山水画□☆☆,蕴涵着丰口富☆☆□□、深刻的口民族文化精神☆☆☆,根深蒂口口固的儒☆☆☆、道思想可谓是我国民族文化的精髓☆□☆□☆,两千多年来☆☆☆,它对中华民族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影响☆☆☆□,之深口之广是不言而喻的□□☆,山水画固然不能例外□☆□。 首先谈谈中国山水画和儒口家思想的关系☆□□☆□。中国古代先贤们早就认识到“比”☆□☆□、“兴”的艺口术口魅口口口力☆☆☆,孔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大意是说:诗中的比☆□☆□☆、兴手口口口口法的口口口运口口口口口用□□☆☆,使人可以通过形象的比喻☆☆☆,更深刻而又直观口地感悟到有关自然的☆□□☆☆、社会口的和人生的哲理☆☆□☆□。通过对比□☆□☆、兴的艺术形象口的审美□☆□☆☆,我们可以从中观察到自然□□□□☆、社会与人的某些相通的本质来□☆□☆☆,从而与作者口产生共鸣☆☆□☆。 文学艺术和造型艺术有着很多相同之处☆□□□□,可以说孔子“比德”观点予山口水画以深厚口的思想内涵□□☆。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孔子口是口口说聪明智慧的人爱水□☆□□,因为聪明人活口跃□□□、乐观☆☆□☆☆,正像水一样口川流不息☆☆□,富有生命的活力□☆☆☆。WWw.11665.Com有仁德的人爱口山□□□☆☆,因为口他口沉静□☆☆☆、高大□□☆□、宽厚而长口寿□□☆,故有“福如东海水☆□□,寿比口南山松”之妙比☆□☆。先贤们通过漫长的社会实践在认识上终于冲破了人与世界的纯物质的联系□☆□□□,而上升到了精神层面的高度□☆☆☆。口☆口口口口☆口 “孔子在高扬口人格美的同时□☆☆□□,取山口水以喻口仁□☆☆□☆、智□□☆☆☆,正是口要口把人的这种内在的☆□□☆、视而不见口的品格☆□□□☆,与经验中的山☆□☆☆、水的口特点相口口比□☆□,赋予这种内口在美以具体可感的形式□□□。”这种口人与自然的协调□☆□☆、统一□□☆□☆、融合口的审美观点和道家提倡的天人合一口的思想有着很大的共通性□□☆,或者说在道家思想中表现得口更为彻底☆☆□☆。正如庄子所言“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口我为口一”□□☆☆□。 宗炳说:“圣人含口道映口物☆☆☆,贤者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趣灵……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口以形媚口道☆☆☆☆□,而仁者乐□☆☆☆。”于此□☆☆□☆,宗炳认为:山水之口口口口形口象中口蕴口含着“道”☆□□□☆,体现着“道”☆□☆。道映于物□☆☆□,需要贤者口口口口口口静气☆□☆、净心去体味☆□□。与宗炳同时代的王微也说:“本乎形者融灵……止灵亡见□□□,故所口托不动☆☆☆□。”王微同口样认口为☆☆☆☆,神和灵是口与形不可分割的整体☆☆☆,神无所见□☆□☆□,所以托于山水之具体形式上☆□□□。这里“灵”其实就口口是指的“道”□☆☆。看来山水画在口萌芽时期就和“道”结下了口不解之缘□☆☆☆。也正是受“道”的深口口刻影响□□☆,中国山水画口才没有把口追求形□☆☆□□、色□☆☆☆☆、体☆☆□□☆、光的逼真放在首位☆□☆□☆,而是把“澄怀观道”作为终极目标□☆☆□□。 那么“道”为何物呢□□□☆☆?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里的“自然”□☆□□,并非指客观口口口存在口口之物形□☆☆☆☆,而是宇宙万物自身存在之因□☆☆□☆,是无口所不口在□□□☆,不可口言说的至理☆☆□。正如老子所释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意思是说☆☆☆□□,可以言口传的口则口不是永恒不变口的口口规口口口律□☆□,可名状的也不是恒常不变的事口物□□☆☆☆,但“道”又的的确确存在着□☆☆□,正如老子所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老子的“道”在美口口学上的体现就是一种口口口含口蓄□□□☆□、玄远的朦胧之美☆☆☆☆□。也正是这“大象无形”之美赋予了山水画以无口限生机□☆□。 从口山水画的图式中我们可以看出:山水口不像人口物□☆☆、禽鸟那样结构口严谨☆□□☆□,比例精确☆☆□。山石树木等的形体造型可以说不受太多口口束缚□☆□□,无“常形”的山水画□□□☆☆,正有口利于完口美口体口现“大象之美”☆☆☆□。恽南田的一段论说更能帮助我们口对山水画与“道”之亲和关口系的把握和体悟□□□,作为画家□☆☆,“须知千树万树无一笔是树☆□□,千山万山无一笔口是山☆□□☆□,千笔万笔无一笔是笔□☆□☆□。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是有□☆□☆,所以为逸☆☆□☆□。”不是树不是口山也不是口笔墨□☆□□□,是什么☆☆□?是“道”的化身☆□□。

  即使是最工整口细腻的中国山水画□☆☆□,也是“写意”的□□☆,正所谓“妙在口口口似口与非口似之间”也□□☆。造成这口一现口象的原因□☆□☆,也是直接或间接地受儒家“中庸”思想口之影响所致□☆☆□。孔子曰:“中庸口口之为德也☆□☆,甚至矣乎☆□□☆□!”他还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孔子本意是强调做口人要把内在口口本质的人性□☆□☆,与外在言谈风范口文采巧妙配口合恰当□☆☆☆□、协调□□☆,才能成口口为口君口口子□☆☆,不可偏执口一端☆□☆。这对文艺创作更是影响口至深至广□☆☆□☆,对中国山水画来说亦颇有启示:过分追求自然山水之形质☆□□□☆,就会走入“媚俗”之自然主义的极端;相反□☆□□☆,丝毫不顾自然山水之形态□□□,一味追求笔墨技巧□☆□,搞表面游戏☆☆☆□□,势必陷入“欺世”的形式主义之窘境□□□□。这在音乐艺术上主要体现在对“中声”和“中和”的追求上☆□☆□□,此不赘言□☆☆。“中庸”作为美学口思想口强调的口口是“中和之美”☆☆☆☆□、“敦厚之美”☆☆☆□☆,“这不仅决口口定性地影响了口我国口艺术的内容;而且也影响着我国艺术的风格:偏重于柔美口者多☆□☆☆☆,偏重于壮美者少☆□□☆。” 另外□☆□☆,从中国山水画的整体面貌来看☆☆□☆□,还有一个明显的审美特征☆☆□,那就口口是呈现出口一种静穆☆☆□☆、浑茫的阴柔美□☆☆□,极少口有浮口躁不安☆☆□☆、剑拔弩张的火气与刚猛之感☆□☆□。就是五代末北宋初代表山水画家荆浩□□□,关仝及口范宽之作☆□□,那大山大水的构图□☆☆□☆,虽有“远视则不离口座口外”之宏口大壮美口感☆☆□☆,但它所真正展现出来的还是一种平和的静态之美☆□☆,因为它口所蕴含的运动及张力是内敛的而非张扬的☆□□☆,可以说是寓口动于口静的□□☆☆□。这在范宽的《蹊山行旅图》中□☆□☆☆,我们能更清楚地感到这一美征□☆☆☆□。这大口概也和儒☆☆☆☆、道思想口有着一定口的联系□□☆□□。大家知道☆□☆□□,儒家讲“仁”与“德”等等☆□□☆,“仁”与“德”都是口口建口口立在“中庸”平和□☆☆,甚至是“谦让”基础上的☆☆□☆☆。可谓口口谦逊有加□□☆☆□,这在整体心理上无不表现为无示张扬☆□□、不露锋芒而倾向于平静的□☆☆。 荀子曰“人何以口知道□□☆□☆?曰:心□☆□□。心何以知□☆☆?曰:虚壹而静☆□□。心未尝口口口不臧也□□☆,然而有所谓虚;心未尝不满口也☆□☆□□,然而有所谓一;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人生而口有知□☆□,知而有志☆□☆,志也者☆☆□□□,臧也;然而口口口有所口谓口虚□□☆□,不以所口已臧害所将受☆☆□☆☆,谓之虚□☆☆。心生口而有知☆□□□,知而有异☆□☆,异也者□☆☆,同时口口口兼知之;同时兼知之☆□☆□,两也;然而有口所谓一□□☆☆,不以夫一害此一谓之壹……口静则察□☆☆□□。知道察□☆□,知道行□☆□☆☆,体道者也□☆☆□。虚壹而静□☆☆□,谓之大清口口明□☆☆□□。”荀子认为☆□□,人必口须靠心才口能认识真理□☆□□□,因为心是人形神的主宰□□☆□,它必须做到空灵□□☆☆☆、专一□☆□□□、不乱☆□☆□☆、即“虚壹而静”□☆☆□。做到口口口口虚壹而口静☆□☆☆,方可明口察秋毫☆☆□☆,体悟万物之理□☆☆□□,从而也就认识了“道”☆□□☆。“虚壹而静”的观口口点不口仅在哲口口学史上影口响口甚大□□☆,而且还深口深地渗透到山水画创作中☆☆□,致使它在整体上表现为偏于静穆的冲虚之美□☆□☆。此正如欧阳修所云:“萧条淡泊☆□☆□,此难画之口口意☆□☆□,画者得之□□☆☆,览者未必识也☆□□☆□。故飞走口迟速□☆□,意近口之物易见□☆□☆,而闲和口口严静☆□□☆☆,趣远之口心难形☆□□□□。”从两个“难”字上☆☆□□,我们不难口看出欧口阳修口也是口推崇口绘画“冲虚☆☆☆☆□、宁静”之美的☆□☆□☆。这和道家的某口种口思想是一脉相承口的□☆☆☆。口☆口口口☆口老子说“致虚极□□☆□,守静笃☆□□□☆。”显然□☆□□,相比口较口而口言☆☆□,道家口的一些思想对山水画趋于“阴柔”的审美特征口的形成☆□□☆,影响更为深透☆☆☆□。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口而口口口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天下莫口柔弱于水□□☆☆☆,而攻坚强口者莫之能胜□□☆☆,其无口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口不知口莫能行□☆☆□□。”老子认为水虽口柔弱☆☆☆□□,但其恩泽万物而不与之争利☆□☆☆,天下虽没有比水再柔弱的事物了☆☆□□□,但它能以弱胜口强☆☆☆,以柔克刚□□☆□☆。这些观点充口分口口地体现老子注重“阴柔美”的美学思口想内口核□☆☆□□。这在董源□□□、巨然☆☆□☆,尤其是“二米”萧散简远□☆☆、平淡天口真口的山口水作品里得到了较口好口的口展示☆☆☆□□。 由“道”产生的万事万物都包口口含着阴阳两面□☆☆□,而它们的调和却是以“宁静”☆☆□☆□、“冲虚”为前提的□□□□,这正口和口儒口口家口中“德”☆□□□☆、“仁”☆☆☆□□、“谦”□☆☆□□、“让”的思口口口想有口着口相口通之处☆☆□。天地万物口皆然□□☆,既然山水“以形媚道”□☆□□□,贤者“澄怀观道”☆☆□□,那么口山水画的创口作口口口欲合于“道”☆□□□☆,达于“自然”□☆□☆☆,必戒火躁☆☆☆□、硬实□□☆□、刚猛之弊□☆□☆□,而求静穆☆☆□□、阴柔☆□□□☆、玄远之境☆☆☆。这一点□□☆,我们不口仅口能从口历口代口绘口口画品口口评中得以印证□☆☆,更可以从历代山水画代表作品的观口赏中获取更真实的体悟□☆□。

   【参考文献】 [1]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85页□☆☆。 [2]口杨口口伯口口峻:《论语译口注》□☆☆☆☆,中华书局☆□□,1980年口版☆☆□☆□,第62页□☆□□☆。 [3]敏泽:《中国美学思想史》第口1卷☆☆□☆□,☆☆□,齐鲁书社☆☆☆□,1987年口版☆☆□☆,第140页□☆□。 [口口口口口4]郭庆藩:《庄子集口释》☆□☆☆□,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79页☆☆□。 [5]宗炳:《画山水口序》□☆☆。 [6]口王微:《叙画》□□□☆。 [7]老口口子:二十五章□□☆。 [8]《老口口子·一章》□□□□。 [9]《老子·二十口一章》☆□☆☆。 [10]陈传席:《陈传席文集》(1)□□□,河南美术出口版社□☆☆□,2001年版☆□☆,第917页□☆□☆。 [11]杨伯峻:《论语译口注口口》☆☆□☆□,中华书局□☆□,1980年版□□□☆,口☆口口☆口第64页☆□□□。 [12]杨伯峻:《论语口口译注》☆☆☆☆,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61页□☆□。 [口13]口敏泽:《中国美学思想口史》第1卷☆☆□,济南:齐鲁书社□□□,1987年版□□☆□,第155页☆□□☆。 [14]《口荀口口口子口·口解蔽》□□☆☆。 [15]杨大年:编著口《中国历代画口论采英》□☆□,河南美口术出版社□☆☆,1987年版□☆□,第84页□☆□□。 [口16]《老子·十六章口口》□☆☆。 [17]《老子·八章》□☆☆☆。 [18]《老子·七十八章》□□□。

本文由阳光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论儒、道思想与中国山水画之审美精神初探的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